张蕴岭等:新形势下中日韩合作要有新思路(总第1213期)__我们是CIRD__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label id="hecfd"></label><td id="hecfd"></td>
    <map id="hecfd"><small id="hecfd"></small></map><button id="hecfd"></button>
    • 张蕴岭等:新形势下中日韩合作要有新思路(总第1213期)

        时间:2019-01-11

        总第1213 

        20181224 

          

        新形势下中日韩合作要有新思路* 

        张蕴岭 

          

          我主要围绕新形势下的中日韩经济合作谈几点看法。 

          第一,新形势可以归结为“四个新”。第一个新形势是特朗普政府否定贸易全球化,实行单边贸易保护主义。二战后形成的多边贸易体系最大的特点是开放、包容与共享。特朗普政府否定了这些基本原则,导致了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上升。第二个新形势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的曲折调整,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出现了新的上升势头,但由于新的形势变化,这样一个上升势头可能会早一些中断,明年可能会发生新的经济危机。第三个新形势是新的科技革命快速发展,智能网络重构产业链,重构贸易方式与生活方式,改变原有的消费趋向等等。第四个新形势是中日韩合作机制重新走向正轨,三国领导人一致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合作应对挑战而不是单个应对挑战。 

          第二,中日韩合作要有新思路。一是中日韩是东亚地区、亚太地区,乃至印太地区经济增长的引擎。在新的形势下,应重构以中国市场为基础的产业链、消费链、支付链,由制造业为中心的产业链转向制造和服务并举的新产业链。中国市场是中日韩三国市场最重要的基础,如果重构这一关系,三国经济就能得到新的发展,增加三国经济增长的内部驱动力;二是构建新科技革命环境下的新产业链合作。可以在某些重点领域先行先试,比如在智能网络方面,这样就会给中日韩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动力。 

          第三,采取“中日韩+”合作模式。我理解“中日韩+”有两个含义,一是中日韩+东北亚其他国家;二是中日韩+第三方地区,例如东盟地区、“一带一路”沿线地区。 

        第四,召开东北亚经济发展与合作会议宜早不宜晚。召开东北亚经济发展与合作会议也是“中日韩+”的重要内容。应邀请东北亚其他国家参加,可以从部长会议开始,讨论和落实三国政府提出的一些构想。例如,日本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构想,韩国提出建立东北亚经济共同体构想、南北大通道等,这些构想都可以通过会议去探讨。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学部主任) 

          

       

       

        

      新环境下建立中日韩自贸区的条件更加成熟* 

          

        郑新立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已经形成共识,一致认为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要提档加速。我觉得与几年前相比,建立中日韩自贸区的条件更加成熟。 

          在服务贸易上,中日韩三国面临着新机遇。服务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的增长点。当前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接近52%,按照现行发展水平,应当达到60%以上,我认为65%是合理的,还有将近10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日本在医疗、教育、养老等服务业有着很多优势。韩国在文化、健身、商贸、科研等服务领域也有优势。中日韩建立自贸区,日本、韩国可以在中国加大投资服务业领域以率先获得红利。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后,中日韩货币互换将有更大的需求。中日韩自贸区建立之后,内部贸易规模扩大了,用三国的货币结算,对美元的需求会下降,有利于三国缩小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也将给三国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在第一产业,中日韩都是农产品进口国,过去日本担心中国的农产品会冲击日本、韩国,现在中国也是农产品进口大国,所以中日韩相互开放农产品市场不会给对方带来冲击。并且,在农产品新品种的研发和提高农产品质量方面,三国还有许多合作空间。第二产业的合作也面临着机遇。中国正处于产业升级的阶段,日本、韩国的工业企业来中国投资,利用中国不断扩大的市场和劳动力,扩大生产规模,降低生产成本,能够形成更强的国际竞争力。三星电子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三星借助中国的市场做大了规模、降低了成本、扩大了出口,成为发展很成功的企业。在高新技术产业领域,中日韩可以选择一些重大课题联合攻关,实现成果共享。比如,在电子商务领域,率先开放市场。 

          如果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能够尽快取得突破,日韩两国就可以借助于中国新一轮扩大开放的机遇,率先受益。在海南建设全国最大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和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特定背景下,海南就是要借鉴香港、新加坡、迪拜的经验,管住二线、放开一线,促进人员、资金、货物自由往来,实现三零(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率)贸易区。中日韩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日韩的企业可以率先进入中国自贸试验区、自由贸易港投资,率先受益。 

           

        (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抓住机遇 加快东北东边道建设* 

          

        宋晓梧 

          

          东边道经济区域是依托东北东部铁路干线形成的经济轴带,包括辽宁省丹东市、本溪市,吉林省通化市、白山市、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佳木斯市、鸡西市、双鸭山市、七台河市、鹤岗市,78个县(市、区)。该地区是东北亚开放的前沿,具有两方面比较优势:第一,生态禀赋优越。有长白山、完达山、张广才岭、老爷岭等山脉,鸭绿江、图们江、松花江、乌苏里江、黑龙江、兴凯湖、镜泊湖等江河湖泊,湿地众多,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拥有众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口密度相对较小,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屏障。第二,区位条件独特。该地区地处东北亚地理中心区域,边境线长达3000余公里,占东北三省边境线总长度的65%,拥有丹东港和国家一类铁路口岸5个、公路口岸14个、水运口岸10个、航空口岸3,具有沿海、沿边、沿江的独特区位条件,是我国面向东北亚开放的前沿地带。 

          当前,东北东部绿色经济带发展也面临一些突出问题:经济发展水平在东北地区相对落后;基础设施特别是高等级公路和铁路建设滞后;产业结构较为单一;资源枯竭城市、林区转型面临不小困难,独立工矿区、棚户区改造任务较重;营商环境亟特改善,整体竞争力有待提升;对外开放和区域合作需进一步深化。 

          建议抓住机遇,推进东北东边道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一是以构建共享社会新理念推进东边道建设;二是以交通运输网络为重点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三是以旅游业合作为突破口构建绿色产业体系;四是以东北亚地区合作为平台提升开放水平;五是以市场化运作为主构建区域合作机制。 

        同时,东边道区应积极参与东北亚区域合作。抓住朝鲜去核、朝韩、朝美关系出现前所未有的和解机遇,积极推动东北东边道地区开放发展。积极与外国政府、国际知名环保企业以及世界银行、联合国机构、世界环保组织等国际组织在生态建设、冰雪经济、节能环保、污染防治、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开展交流合作。 

          

        (作者系中国经济体制葡京网站赌博app会原会长) 

          

          

          

       

       

        

          

        中日韩合作框架下地方合作的重点领域* 

          

        赵晋平 

          

          第一,中日韩制度性合作领域的地方合作。国与国之间或者是独立关税区之间通过谈判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协定,这属于双边或者是区域制度性合作。在传统意义上的制度性合作领域,地方合作是非常难以展开的。制度性合作往往以货物贸易自由化为主,是以整个独立的关税区作为平台和载体,地方的部分市场无法参与,所以,地方合作在自贸协定里一般很难得到体现。但是最近几年,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在自贸协定和投资协定中,更多地开始包含地方合作的内容。制度性合作的内容得到了迅速拓展,它不仅包括货物贸易自由化,同时也包括服务贸易自由化和投资自由化,以及其他领域合作的内容。而对于服务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局部地区先行先试是具备条件的。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目前正在加速,如果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地方合作的内容融入到中日韩制度性合作当中,会在更大程度上促进彼此之间的经济往来,产生积极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第二,中日韩功能性合作领域的地方合作。功能性合作的内容非常丰富。举个例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合作,就是功能性合作的一个重要内容。例如,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中欧班列在2013年之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迄今为止,中欧班列已经持续开出了11000班专列,这对于解决中国和欧洲之间陆上运输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货物贸易和物流的重要纽带。我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和日本、韩国的区域合作倡议形成对接的情况下,地方之间可以加强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五通领域的合作。 

          第三,中日韩产业合作领域的地方合作。应该说,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比如说贸易投资,无论是政府间的合作还是业界间的合作,最终还是要以某一个地方的合作为落脚点。在产业合作领域,地方合作由来已久,而且积累了许多重要的成果。但是,我们要捕捉一些新的机遇,这些新的机遇对中日韩三方合作具有重要的意义。未来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贸港的建设中,有许多新的领域例如健康、养老等领域需要扩大开放,需要加强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合作,而这些领域恰恰对于日本、韩国的许多企业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机遇。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 

          

          

        (根据现场演讲整理:蓝管秀锋)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新环境下的中日韩合作”第五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上的演讲,2018128,海南海口。 

      *在“新环境下的中日韩合作”第五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上的演讲,2018128,海南海口。 

        * 在“新环境下的中日韩合作”第五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上的演讲,2018128,海南海口。 

        * 在“新环境下的中日韩合作”第五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上的演讲,2018128,海南海口。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葡京网站赌博app |葡京网站app娱乐 |葡京网站app苹果 |173.cc | |手机版 | | 手机赌大小游戏|金沙城中心|澳门赌钱官方网站|澳门网上正规赌博|赌三公网址|苹果赌钱游戏平台|